我们因为一只坚强的猪和一棵帅气的树笑起来,这城市依然或喧闹或

2020-07-10    收藏970
点击次数:657

作者:明星辰(1989年出生,来自陜西,曾在不同媒体就职,发表文章数篇。现于重庆大学就读新闻学研究生)

城市在不同的人眼裏,拥有不同的景致。在卡尔菲斯的眼裏,所谓城市不过是废墟,不论去往哪裏,都被困在原地;而卡尔维诺则更自由,那些看不见的城市变幻多端,这取决于你如何看待它与自己。

可是在我眼中,城市不再浪漫诗意,因为我根本就不喜欢城市。它们就像钢铁怪兽,面目狰狞地侵蚀着自然,甚至像病毒壹般四处弥漫,有时我会幻想: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这地球上的城市可以消失。

可坐在夜行航班上,这种幻想会因为眼前的美景暂时藏起来一会儿:当飞机穿过平流层厚厚的云,开始慢慢接近地面时,夜色裏的城市变得美丽起来,那些坚硬的建筑忽然圆润又温柔,光是不同颜色的,但是汇集起来有温暖的触感。不同的城市,也有不同的形状:深圳是一个个发射型的圆,西安方方正正,武汉看起来有点杂乱,但那一个个小黑洞就是一片片湖泊,高雄很小,像是堆起来的积木王国……

今年早些时候,马航飞机神秘失蹤事件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有人追蹤相关消息,有人猜测原因后果,有人为死去的同胞祈福……很多大陆网民义愤填膺地表示,不再坐马航,不再去马来西亚旅行。

那时我在台湾中部的鹿港小镇。在鹿港一个小小的青年旅社裏,我遇见了一个马来西亚女孩儿。由于马航事件,对于马来西亚这个词,总有点特别感觉。

但当我和她聊起来时,就觉得那神秘新闻事件同我俩没有太大的关係,她的父母来自福建,她在马来西亚出生长大。她看不懂汉字,中文也说得不算流畅,我的英语不好,我们就磕磕巴巴地交流着。

她告诉我,虽然家裏从小就希望她把英语作为母语——她也确实这样做的——大学毕业后去了新加坡工作,可是城市裏长大的她,却嚮往深山,喜欢那些神秘的原始部落,对于汉语文化充满好奇。

我告诉她下次旅行可以去贵州,那裏聚集着中国神秘的少数民族,山林遍布,绿意幽然。她小心翼翼将我写下的「贵州」汉语拼音,保存在她的iPad上。

后来我们在网络上依然保持联繫,她告诉我,明年夏天,她希望能够去中国贵州。

我们因为一只坚强的猪和一棵帅气的树笑起来,这城市依然或喧闹或

不久前,穿过乌克兰境内的马航飞机失事。

我当时在广州,认识了一个越南裔芬兰人,他叫麦克。他告诉我,在飞机失事一天后,他乘坐飞机刚刚到达莫斯科,然后从莫斯科转机来中国。我吓了一跳,建议他不要再选这航线路程,他耸耸肩说,回去的航线和来时是一样的。

第二天,他问我是否可以带他去一个寺庙。我们从喧嚣的公园前地铁站出来,走进一条窄窄的路,阳光透过绿色枝叶照在路上,弥漫着夏日香气。寺庙建于南朝,我们从左边的门走进去,菩萨低眉在大殿,一切静谧又宁静。

从右边的门出来时,他忽然说,「和平多好啊,我喜欢和平。」

前几天,台湾复兴航空的飞机从高雄起飞,在飞往澎湖的航程中失事了。

曾在高雄交流过的朋友发状态说,「这班飞机是我从高雄去澎湖曾坐过的,看到失事的消息时觉得生命无常,我们要珍惜现在。」

我发消息问住在高雄的朋友是否一切都好,他说,除了一架飞机失事,一切都还好。「可是听说一棵很了不起的树倒了啊,那是什麽树?」我问他。

「金城武在它旁边拍过广告。」我的朋友显然对这花边新闻不感兴趣。

「你知道吗?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有只猪在震区饿了好久,人们发现它时它已经变得很瘦很瘦,但还是坚强地活下来,后来大家在网上都亲切地称它为猪坚强,我觉得那树也很了不起,真坚强。」

「没错啦,它就是金城武树!」

这时外面依然下着大雨,不知道什麽时候又会发生可怕的事情,但是我们却因为一只坚强的猪和一棵帅气的树笑起来,生活还是好好地躲在角落睡午觉。

这世界,每天都发生着不同的事情,天灾藏在云海深处,人祸躲在街角路旁,没有人能预知,下一刻会发生什麽。我甚至悲观地希望人类和城市可以消失。

但事实上,城市依然或喧闹或安静地存在着,人类依旧或快乐或绝望地生活着,用更宽广的视角,在这固定空间与流动时间的交汇中,我们只是很渺小的个体,但是它们融汇起来,却拥有着可以建造、破坏、创造、毁灭的巨大力量。

如果和平与安宁能够像大气层一样笼罩着这个星球,这时再从天空俯视城市,一定能够看到它的美丽与温柔。

我们因为一只坚强的猪和一棵帅气的树笑起来,这城市依然或喧闹或Photo Credit:KabacchiCC BY 2.0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