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一个小时内完成了18个月的工作

2020-07-10    收藏803
点击次数:699

我们在一个小时内完成了18个月的工作

2000 年底,我在趋势科技工作,当时我受命成立一个「新产品研发部」,负责研发各式创新性产品。但所谓的新产品研发部,名称虽然好听,其实就只有我一个人,称得上是光桿总司令。

而由于当时宽频上网刚刚兴起,所以老闆 Steve给我一个任务,要我研发一个硬体「防毒盒」,这个防毒盒必须能接在宽频上网使用者的网路线上,而接上之后,它必须能过滤掉所有的病毒,而且,这个防毒盒的硬体成本必须小于 30 块美金。

Steve 有那个想法已经好一阵子了,但是当时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因为 30 块美金就相当于一个路由器的成本,而路由器没有 CPU 跟 RAM 来进行扫毒,也没有硬碟来储存病毒码。

于是我心生一计,决定找一个现成的路由器硬体来改,让这个路由器侦测到使用者想要接收邮件或是网页的时候,会先把这些需求导到一个位在中华电信的代理伺服器上,由那个代理伺服器代为发出接收邮件或是网页的需求,等到这个代理伺服器收到信件或是网页之后,它会先进行扫毒,然后再将扫完毒之后的邮件或是网页传回给使用网路防毒盒的使用者。

我有了这个想法,但其实我不会写路由器上的韧体程式,怎幺办?

我想到了我之前部门里面的一位工程师 F,他是高手,但是他跟他的经理处不来。我去人事部门调了他的人事资料出来,就那幺巧,他的经理刚刚帮他做完年度考核,而他的考核成绩是 ABCD 中的 D,也就是必须立即开除的意思。我马上把 F 调到我的部门,成为第二号员工,同时大笔一挥,把他的考核成绩从 D 改成了 A,也就是应该要加薪的意思。

F 的手脚很快,他只花了一两个礼拜就做出一个雏形系统,证明了我们的想法可行。于是我去向 Steve 报告,Steve 听了之后非常的兴奋,马上带我去拜访了几家硬体公司,然后在几週内就选定了远见科技作为我们的硬体供应商,同时也拿到了开发测试用的硬体。

回来之后,Steve 在公司内部召开会议,跟我说:「宜敬,这个计划太重要了,你去找 50 个工程师到你的部门来,如果是公司内别的部门的工程师也没有关係,只要是你喜欢的,统统调过来。」

我跟 Steve 说,我不需要那幺多的人,最多 10 个顶尖的工程师就够了,但是我指名要一位工程师 L 加入我的团队,L 是我的学弟,也是一位高手。」

然而,即使有了 L 这样的高手,要完成我们计划中的那个扫毒代理伺服器软体,也还是需要不少的时间,一般来说,像那样的大型软体大概需要 5 到 8 个工程师,工作 18 月左右才能完成,但是老闆一直在催,怎幺办?

于是我又心生一计,我想到了我 之前跟我师弟 S 一起开发的 InterScan 软体 ,如果我们拿 InterScan 来改,也许会快一点?于是我打电话给当时住在南京的师弟 S,他是个超级天才,也是 InterScan 软体的主要发明者,我跟他说了我的想法之后,他说:「这应该是可以的,但是电话里说不清楚,你飞过来南京一趟吧,我们当面谈。」

一时之间,我不知道要怎幺回覆他,因为当时 S 已经赚了太多的钱,所以觉得人生没什幺意义,一直想要找我到南京陪他游山玩水,我觉得他的动机可疑。

但是我说不过 S,所以还是订了飞机票,在 2001 年元旦之后几天飞到南京。我到的那一天是週四,S 到机场接了我到趋势科技的南京办公室,抵达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2 点左右,我们在会议室里谈了大概 15 分钟,S 就知道我的想法了,而且认为那是可行的,我听了十分高兴,就请他将如何修改的方法写下来,用 Email 跟我的工程师 L 说明。

S 说:「算了,算了,反正用 Email 也说不明白,还不如我直接帮你改吧。」

于是 S 去搬了一台笔记型电脑到会议室里,找出程式之后,当场就改了起来。大约三、四十分钟之后,S 跟我说:「我已经改好了,我新建了几个 Classes,但是还缺一些细节,你回去之后找你的工程师修一修应该就好了。走吧,我们去扬州玩,今天晚上就住那边,週日再回来。」

我说:「不好吧,我是来出差的,今天才刚到,进公司也才一个小时,而且明天还是星期五,我最好还是进公司一下吧?」

S 笑我胆小,但还是说不过我,所以我们当天下午只去了南京城跟玄武湖。

第二天週五早上十点多,我们两人进到趋势的南京办公室,聊天扯皮了一阵子之后,实在没有事情可做,也没有事情要讨论。在 S 的催促之下,我们中午之前还是离开了办公室,坐车到扬州去玩了。

后来我回台湾,将 S 改过的程式交给 L,果然,L 只花了一两个礼拜就把程式改好了。

农曆年前,Steve 特地跑来跟我交代,说我们这个部门春节都不准放假,必须每天加班,尽快把我们的计划完成,而他在过年期间会进办公室突击检查,看我们有没有来上班。

我跟我的部门宣布了这件事,但是我想了一想,F 是金门人,一年只有过农曆年的时候才有机会回家,如果还要他来加班的话,实在太残忍了,所以我私下跟他们说:「算了,你们还是都回家过年吧,手机带着就是了。过年期间我会进办公室,如果老闆来了,我会顶着,不过反正我猜他也不会来。」

果然,老闆没有来办公室抽查,我们平安度过了一个农曆年,过完年后,我们很快地完成了抢先版,包含硬体、软体、韧体。而这个计划从启动到完成 Beta 版,总共只花了三个月,我们整个团队连品管工程师加起来大概只有 7、8 个人,而且几乎都没有加班。

后来趋势科技把那个产品取名叫做 GateLock,然后跟中华电信开了一个非常盛大的新产品发表会。据说,那个产品卖的相当好,而趋势科技也将我发明的那个技术申请了专利,应用在许多后续的产品里。

不过那都是后来的事情了,GateLock 的产品发表会之后不久,我跟 S 一样,觉得人生失去了意义,于是两人都辞掉了工作,到处游山玩水去了,我们先去了中国的黄山,然后在 911 事件之前几天到纽约曼哈顿玩耍,当时 S 还带他爸爸登上了世贸中心的摩天大楼,还好就差了几天,我们没被炸死。

过了这幺多年,我讲到这些故事的时候,心中还是揣揣不安,担心老闆发现我 14 年前去南京出差的时候偷溜去扬州玩,也担心老闆知道我们在农曆年期间没有去公司加班。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们不到 10 个人在 3 个月内完成了老闆原先打算要用 50 个人完成的工作,而最核心的那个部分,一般来说要花 18 个月才能完成的程式,我跟 S 只花了 1 个小时就搞定了。

这幺说来,老闆应该还是有赚的。:-P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