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定向学堂:累了,EFT轻敲减压 为了走更长的路

2020-07-13    收藏512
点击次数:297

无定向学堂:累了,EFT轻敲减压 为了走更长的路 (网上截图)无定向学堂:累了,EFT轻敲减压 为了走更长的路 (明报製图)无定向学堂:累了,EFT轻敲减压 为了走更长的路 无定向学堂:累了,EFT轻敲减压 为了走更长的路

经过这两个月,感觉很累,对吧?在紧张的局势下,连喊累都觉得内疚,是吗?其实,我们绝对有权利有资格有必要承认自己累了。身体各处的痛楚、连日熬夜失眠、烦躁不安愤怒哀伤,各种信号都告诉我们要停一停。为了走更长的路,必须学会适时休息,温柔地处理情绪。元朗袭击当晚,音乐人黄衍仁分享了一则情绪急救短片,介绍情绪释放技巧,以轻敲身体不同部位,配合呼吸和说话,正视、接纳和疗癒负面情绪。这种情绪处理方法未必人人适用,但今日不妨花几分钟学习善待自己。

大家经历着最累最辛苦的状态

七月二十一日元朗袭击当晚,黄衍仁刚从港岛游行后回家,陆续看到元朗暴力片段,「初头无人会相信、无人想像到会打到咁。其实我感觉是这两个月都见到很多暴力的事,或从近距离或从网上,但都没有如今次这样,(情绪)如此被影响」。他说那两天是这两个月运动以来感觉最累最辛苦。「我觉得很无力,觉得自己很多嘢都做不到。第二天起牀,身体不太能够运作,晚上要饮凉茶,因为个人好躁。第三天起来,你仍感到好像被打了一身。有时你看了很多资讯,即使不是亲身经历,但其实是share紧整个香港社会的情绪。」

情绪受困扰时如何自救?他说有室友当晚情绪亦很激动,大家齐齐盘算在家中加装沙包发泄愤怒。「你有需要打沙包就打沙包,要掟烂嘢都可以。只要不是伤害他人,能够令你纾缓情绪都可以立刻做。但如果这些方法都不能够有效纾缓情绪,你就要找出情绪的来源,为什幺会出现这种情绪?」

「我肯去面对它」

他强调纾缓情绪不代表要消灭这种情绪,「而是我肯去面对它(情绪),例如愤怒,知道愤怒现在喺度,愤怒一直不肯走,会搞到自己。你要知道愤怒的情绪有起有跌,就ok。所有情绪都一样,包括开心和不开心,你逼自己永远都要开心亦是有病」。

EFT4 步骤 深呼吸之必要

黄衍仁自问不做运动不打沙包,故自行另觅出路,当晚即时静下心来用EFT(Emotional Freedom Techniques)纾缓情绪,「EFT只是其中一个小工具」。黄衍仁解释,EFT分为四步骤,包括轻敲手掌旁边,即空手道的劈木板位置,边说:「虽然我现在很愤怒(可以换成其他感觉),但我仍然深深地,完全地接受我自己。」重複说三次,配合深呼吸。

「斋讲这句话已经几好,将情绪带了出来。虽然大部分人不会说出来,但其实暗地裏是不接受自己,总是觉得自己不够好,不够别人叻。」他说有些人再修改这句话为「我仍然深深地,完全地接受和爱我自己」。黄衍仁说,有些人说到这句已经泪流满面。

「当情绪已经支配着你的生活和呼吸,其实最有用就是呼吸,将自己拉回一个没太多批判的状态,去看清楚件事。」深呼吸虽简单,但其实并非人人都识。「所以这段时间为什幺很多人讲番要怎样呼吸。尤其我们的文化,为何学校没有教呢?为何没教人打坐?其实不一定要关宗教事。为何没有人教我们用呼吸来控制身体和情绪呢?即使体育堂教你做某些动作拉筋,但从来没有告诉你为什幺,是无名的。」

轻敲8个身体部位

第二部分:轻敲八个身体部位,每个部位约八至十次,毋须对準一个点,可以是数只手指「大包围」一起敲。轻敲配合深呼吸,同时重複地说,「这个愤怒的感觉,这个愤怒的感觉」。「有时不用太仔细说这种是什幺情绪,可以简单说句『我好L嬲,我真的好L嬲』。有时做的时候反而令你清晰了,这个嬲的感觉是什幺。有时候你会出现情绪,但却不知道原因,有时候慢慢做会感觉到、发现到原因,是我个人经验到的奇妙之处。」

第三部分:轻敲手指头,除了无名指外,毋须说话。其后轻敲手背无名指和尾指中间位置,轻柔地闭眼后,张开眼,让眼珠顺时针转动,再逆时针转动一次,「声称可以平衡左右脑运作」。

第四部分:重複第二部分一次,一次做完四个步骤即完成一个section。「做得再仔细点是在开始一个section之前,先记低嬲的程度有几多分,10分最高。做完之后feel吓,可能由10个嬲跌到6个嬲咁,你可以再做多次,直到嬲的程度去到0。」

敲一敲 疏导情绪窗口

黄衍仁十多年前从网上自学这套EFT情绪急救方法,「由一个美国人发明,他研究经络和心理学的东西,再将两者结合。他的理论是情绪不止存在于脑海中,而是整个身体部分不自觉地储存了。我们现在不知道它(情绪)储存在哪裏,于是透过敲一些位置、身体的门,就好像问这裏是个窗口吗?这是我自己的诠释」。

不要当无事 压抑情绪

毕业于美国史丹福大学工程系的Gary Craig,一九九三年创立EFT,他相信产生所有负面情绪源于身体能量系统被破坏,于是结合中国针灸和西医治疗方法,创出以轻敲身体部位,让人平复负面情绪。他又提出传统心理治疗总是认为负面情绪源于过往的痛苦经历,因此提倡病人必须痛苦地重温所有可怕细节才能疗癒心灵,他却认为这种重新经历的痛苦并非必要,反而加重病人的负面情绪,并不适用于所有人。Gary指出EFT既无痛又简单,声称技术可用于治疗各种身体和心理疾病。不过亦有不少人批评,并没有医学证明EFT所提倡的生命力,亦没有临床心理学支持。

黄衍仁亦坦承EFT并非人人适用,亦只是治标的方法。「每一次你做完,放鬆下来。但你有没有想过为何那时候自己会咁嬲呢?点解咁惊呢?如果你不去看这个原因的话,你很容易下次又嚟过。我觉得所有这些小工具、小方法不是要解决所有问题,而是说每一次情绪出现的时候都是一个契机,有很多方法可做。人类创造了很多方法对应身心各种创伤。相反如果你只信食药,只可以等专业人士治疗自己,是limit了自己可以疗癒自己的想像,我觉得这样是很危险或不健康的事。」

三十四岁的他说自己从十多年前,即二十出头时开始接触很多疗癒身心灵方法,他觉得最有用的不是突然间情绪出现时要如何处理,「因为突然间情绪来到时,其实是呈现紧平时你处理得好不好。真心讲我觉得最有用是平时一点一滴的练习或者关注自己的情绪。如果你习惯地压抑情绪,每次都觉得只是少少嘢就不理会它(情绪),通常爆发时会更加大」。

有家归不得点算? 试将战友变朋友 

黄衍仁有首歌叫《绝望是一种福音》,他说对一些错误的事情,例如不公的制度和政府,感到绝望,绝对是一种好事,但关键在于要将希望和精力放在另一处正确的地方,例如是社群或是人。「这个是最迫切的,令年轻人找到希望的寄託,知道他们并不孤单。」他说这两个月在街头上见到这幺多战友,同样穿着黑衣、戴口罩和眼罩,如果能够成功与战友连结,互相支持和保护是最理想的状态。

「那晚被家人赶出家门后轻生的战友,如果这个战友在外面有一班朋友。就算家人不让他回家,就去找朋友啰,当然还是会嬲,但会不会可以避免这场悲剧呢?」难道我们不能够独立活在这个世界、独自参与这场抗争吗?「孤立是一个假象,我们很容易会跌入去,但整个人类历史告诉你不是这样的,表面上很多时我们是孤独,但不是的。」他叹道:「我可以做的事不多,只可以用音乐或出post讲EFT,或在德昌里与苏波荣搞一些治疗活动。但为何我觉得这件事(朋友支持)重要,因为我们这班人(德昌里)都是在二○一一、二○一二年时认识的,当然之后再认识更年轻的人,人数愈来愈多。当每次在外面遇到可怕和无力的事,回到这个社群,可以说出来、可以喊、可以闹,好疗癒,这才令我们行到现在,仲健康地行到现在。」

七月二十一日元朗袭击当晚,即时有人开设「港人自救──借宿&流动急救车」Telegram group,多名香港市民自发供应牀位予未能返回元朗家的居民或示威者暂住。TG group连日来呼吁:「如果呢几日有手足同屋企人因为政见不合导致情绪不稳、需要家庭温暖,唔好留喺屋企屈埋屈埋,欢迎借宿。记住,多你一个,真係好多!」

快乐关键 消除你我之分

EFT创办人Gary Craig接受我们的视像访问时分享,快乐的关键是自觉所有人都是一体,而不是分离,这样就不会有竞争、比较之心。七十九岁的他说自己虽然是工程师,但自十几岁就对身心灵健康的方法非常感兴趣,他忆述在一九八八年十月的一个早晨,他在牀上想着自己一堆待办事情,发现根本超出能力负荷,突然脑海浮现一个想法:「Who needs this?」他形容这个时刻改变了一生,他开始迈开脚步亲身去寻找治疗心灵的方法,包括在一九九○年代初向东密西根大学心理学系前教授Roger Callahan学习以中国经络为基础的TFT(思维场疗法,Thought Field Therapy)轻敲疗法,「但我发现这个疗法是不必要地繁複」。

弄清想解决的问题核心

于是他花费大量心力,研究出更简易但有相同效果的EFT。他特别提醒使用EFT时,要留意你到底想解决的问题核心是什幺,例如是焦虑感觉?抑或是因为头痛所引致的焦虑?还是焦虑所带来的头痛?「因为没有弄清楚问题的核心,就无法『对症下药』,这是常见的误区。」

文 // 彭丽芳图 // 网上截图编辑 // 蔡晓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