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年前掉包女儿相认‧双方家人感激公众关心

2020-06-04    收藏650
点击次数:637

19年前掉包女儿相认‧双方家人感激公众关心(马六甲15日讯)女儿19年前疑被医院掉包案,如今双方家庭已相认。其中一方的黄娘进夫妇趁中秋佳节来临向各界交代,双方家长已在去年12月相见,过后基于一些因素,延至今年8月才让女儿与亲生婆婆相认。如今事件获圆满团圆结局,夫妇俩不忘感激公众朋友一直以来的关心。黄娘进夫妇去年10月1日通过甲州行动党议员林敬贤及陈仲祥召开记者会,经过甲市区国会议员沈同钦的相助,终于在两个月后,联络上另一方家庭。沈同钦週日与黄娘进夫妇召开记者会,趁着中秋佳节日圆人团圆的良晨美景,感激各界的相助及关心。相隔6分钟出世黄娘进(50岁)与妻子叶秀群(44岁)的女儿,在甲市王金辉路的一家接生院出世,但只不过相隔6分钟的出世时间,他们的亲生女儿却在医护人员“忙中有错”中被掉包,且一别就是20年。沈同钦说,林敬贤告知他黄娘进夫妇的遭遇后,由于有关接生院早已结束营业,但他想到本身的女儿也曾在该接生院出世,并且与黄娘进的女儿是同一名医生负责接生,加上他与该名医生相识,于是主动联络有关医生。“这名医生已移民海外,我联络上他也是担任医生的儿子,但他的儿子说父亲已不插手管理接生院的事务,医生的儿子也无法提供接生纪绿,我想到当年的报生是在市议会进行的,于是就联络市议会的官员,该官员也很配合,不过对方说由于市议会多年前已停止发出报生资料,并已把所有纪录交由国民登记局。”沈同钦接着会见国民登记局的官员,在官员的协助下,他终于找到与黄娘进女儿同日及同一接生院出世的纪录,有关纪绿显示前后6分钟,有一名女婴出世,因此他相信该女婴很大可能性就是被掉包的。“我从报生纪绿中找到该女婴父亲当时位于森州的地址,并通过森州行动党陆兆福和当地支部主席的寻访,但结果却发现有关住址是一户印裔人家。我过后再寻着女婴母亲淡边的地址托人探听,终于在淡边有关住址找到女婴家人。”沈同钦说,经过一段时间的沟通,女婴的父母去年12月杪来到甲行动党党所与黄娘进夫妇见面,当时黄娘进夫妇带了女儿的照片来,对方的家长惊见女儿长得与亲生母亲非常相似,之后双方家长交换电话,并保持联络。2女与生母外貌相似两名女儿无论外貌或神韵,一举一动都像足自己亲生母亲或姐妹,但大家相信这是缘份注定,因此双方家长都没有打算验DNA。黄娘进与妻子育有1男3女,被掉包的女儿排行第二,上有1兄,下有2妹。黄娘进说,女儿13岁那年在学校验血后,就发现自己的血型与全家人不同,开始怀疑自己并非父母亲生。直至去年中秋节,一家人才坦然面对,并且相信身份的交错,是当年医院掉包造成。虽然如今双方家长湹清自己的身世,双方家庭仍一如往昔的过日子,只是大家多了一名亲戚,多了一名女儿。他说,女儿在知道本身的血型与家人不同后,13岁那年就曾私下在学校内试图找回与她掉包的孩子,但没有找到。他指出,他和妻子都知道女儿心里有个结,但由于女儿没有多说,他们也不敢多做,害怕伤了女儿。后来女儿告知想法后,他们才开始寻人。相约吃饭女儿不知情黄娘进说,他们与另一方的家庭,曾在今年2月相约共吃晚饭,当时对方家庭的女儿并不知情,大家只是以出席父亲朋友的聚会,让双方家庭成员见面。黄娘进的亲生女儿,是在今年6月7日获得姑姑告知,才揭开自己的身世,当时家人是在她考完试后,才决定告诉她真相。“她知道后难以接受痛哭一场,后来我们让两名女儿通过电话交谈,她们一谈就谈了约一个小时,后来才平复下来。”他说,两名女儿相认相识后,安排双方家庭6月15日,在淡边一起吃饭。今年8月,对方家长决定让疼爱孙女的婆婆知道真相,黄娘进于是带着女儿去见亲生婆婆,对方第一眼看见孙女,不禁感难缘份弄人。新闻背景血型与家人不符起疑黄娘进(商人)住在彭加南峇拉,2006年,他女儿在学校进行验血时被验出是B型血,而同校的哥哥则验出是O型血。一家人过后到一家验血中心检验,检验结果是一家人都是O型血,而长女一再检验,仍是B型。当时,医生建议他们进行脱氧核糖核酸(DNA)作进一步确认,但他们顾及女儿的感受而没有进行。那一次之后,大家就再也没提起这件事。去年中秋节,长女在家里阅读一本有关于B型血的书时,小妹就问她为何家人都是O型血,却去看B型血的书,长女语带玩笑的说她不是妈妈亲生的,当时妈妈也在一旁,因此也开玩笑的介入女儿的谈话,就把话题讲开了。叶秀群说,她在产房等候分娩时,突然发生一宗紧急案件,一名产妇痛得已临盆在即,院方只好安排她离开产房,以腾出产房给这名妇女生产,相信就是这样发生了掉包事件。女儿出院时,她发现裹在女儿身上的是一条旧毛巾,并不是自己带来的,她当下肯定该毛巾不是自己的,且心里也觉得怪怪的。‧2013.09.15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