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被夸大的命案:《黑色大理花悬案》

2020-06-15    收藏326
点击次数:827

从「被诅咒」的饭店说起 

  2013年年初一起发生在美国洛杉矶的悬疑命案在网路上捲起一股转载热潮。入住洛杉矶市区的瑟希尔饭店的华裔大学生蓝可儿(Elisa Lam)被通报失蹤,警方遍寻不着,却在近三週后发现蓝可儿离奇陈尸在该饭店楼顶的水塔,并留下一段电梯内可疑的监视录影记录。瑟希尔饭店最为人所知的事蹟就是曾有两名连环杀手入住,分别是深夜跟蹤狂理察拉米雷兹(Richard Ramirez),以及奥地利妓女杀手杰克·恩特维格(Jack Unterweger),两人入住瑟希尔饭店的期间都在洛杉矶四处杀人。因此,蓝可儿命案的新闻在网路上遭人四处转载的同时,瑟希尔饭店也被冠上了「死亡饭店」的称号。另外还有一起同样疑点重重的着名悬案:「黑色大理花命案」,也和瑟希尔饭店扯上了关係。死者伊莉莎白萧特(Elizabeth Short)活着时最后被人看到的地方,就在这栋饭店的一楼酒吧。

世界上最被夸大的命案:《黑色大理花悬案》

  一九四七年一月十五日,二十二岁的伊莉莎白萧特被发现陈尸在洛杉矶西南的雷麦特公园(Leimert Park),死状甚惨:身体从腰部截断成两半,内脏被掏空、血液被抽乾,身上有多处生前遭受虐待的伤痕,一个乳头几乎脱落,另一个乳头上则有环状伤口。最可怕的是萧特的嘴从两边被划开,呈现诡异的裂嘴小丑笑容。

  如此惨无人道的凌虐和虐尸手段前所未闻,让此案一下红遍全城。尤其是当时洛杉矶的媒体简直像是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般疯狂,大量的报导甚至包含了许多未经证实的资讯来源以及自行加油添醋的情节,其中也包含「黑色大理花」暱称的由来:一间当地报纸绘声绘影地描述萧特是如何因为一头浓密的黑色卷髮被朋友戏称黑色大理花(根据当时的一部电影《蓝色大理花》),最后却被踢爆只是为了要增加报纸销量而杜撰的故事,事实上萧特生前根本没有这个外号。

世界上最被夸大的命案:《黑色大理花悬案》

悬案迄今未破

  一月二十三日,一名自称是杀害萧特兇手的男子打电话给洛杉矶当第一间报社,表示他有点在意黑色大理花的报导量正在减少,为了让报社有更多的新闻素材,他决定要寄一些萧特的东西给他们。隔天,该报社就收到一包萧特的贴身物品,包括出生证明、名片、照片,以及一本通讯录。此后媒体对黑色大理花的狂热有增无减,有些记者甚至会赖在警局不走,只为了可以偷接一通电话,看会不会听到什幺独家消息。

  在媒体大肆渲染的同时,洛杉矶警局则调动了上百名员警协助侦办黑色大理花案,侦办期间长达三年。会动用动这幺大的规模调查的原因,除了因为此案受到大众瞩目以外,也因为于萧特交友圈实在太广(有些媒体甚至宣称萧特是应召女或是同性恋),警方不得已只好将所有认识萧特的人都先列为嫌犯再一一删除,因此嫌犯清单一开始竟达百人之谱,而约谈人数则高达上千人,调查的困难度由此可见一斑。

  另外,不断有人向警察或媒体自首或举报,也造成此案调查起来更加困难。看过报导后,除了有一些想出名的好事之徒跳出来自首以外(约六十人,有些人明明有不在场证明,到现在还以兇手自居),许多人都打电话到警局说他们的邻居、亲戚或是朋友是黑色大理花的兇手,到90年代都还有人声称自己的父亲就是黑色大理花命案的兇手,甚至还有不少人藉此出书想捞一笔。

世界上最被夸大的命案:《黑色大理花悬案》

变成小说题材 

  然而,儘管洛杉矶警局握有一条长长的嫌犯清单,最后却无法对其中任何一个嫌犯定罪。至今,黑色大理花命案仍是一个未结的悬案。因为没有人能够确切地说到底是谁犯下黑色大理花兇案,因此,许多犯罪小说和非小说的作家纷纷出书指出他们认定的兇手,并说明原委。

世界上最被夸大的命案:《黑色大理花悬案》

  其中比较特别的是《铁面特警队》(L.A. Confidential)的作者詹姆士艾洛伊(James Ellroy)的《黑色大理花》,这两部作品加上《白色爵士》(White Jazz)、《绝命之乡》(The Big Nowhere),合称「洛城四部曲」(The L.A. Quartet)。洛城四部曲见证了艾洛伊个人的写作风格从纯粹虚构转化到虚实穿插的形式,《黑色大理花》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除了萧特的兇杀案真有其事以外,艾洛伊也纳入现实上存在的嫌犯,但故事的主要角色们包括身为主角的警探、重要证人以及兇手,都是虚构,而不像前述那些犯罪非小说类的作品,主轴都是解释一个警方未能定罪或从未注意过的兇手。至于对现实中兇手的猜测,艾洛伊曾经前后公开肯定过两个版本的推测:二〇〇一年的电影《洛伊的死亡盛宴》(James Ellroy's Feast of Death),以及退休警员史地夫霍戴(Steve Hodel)宣称其父亲乔治霍戴(George Hodel)是兇手的着作。但后来在接受访问时,艾洛伊却对媒体表示「再也不想回答关于黑色大理花的问题」,也许将大理花案作为舞台而非主角的他,至今心目中也没有确定的答案吧。

化为电玩灵感 

  虽然《黑色大理花》这本小说在二〇〇六年曾经改编成电影《黑色大理花悬案》并由思嘉蕾乔韩森主演,但其意志真正的继承者却不是这部商业和艺术上都极度失败的电影,而是以另一部以艾洛伊小说《黑色洛城》(L.A. Noir)为名的电玩游戏《黑色洛城》(L.A. Noire,拼字略微不同)。

世界上最被夸大的命案:《黑色大理花悬案》

  在这个游戏中,玩家扮演洛杉矶的警探柯尔菲普斯(Cole Phelps)透过问案与观察证人嫌犯应对的微表情变化来调查。其中一个菲普斯遇到的兇案口红杀机(Red Lipstick Murder),便是将现实中的黑色大理花与另一个着名的口红杀手案件结合在一起,事实上这也是对于黑色大理花兇手的推测之一,因为口红杀手的行凶模式的确与黑色大理花多有雷同,如分尸和字条上的拼字方式等等(两个兇手都有大小写混乱的拼字特色),所以当时的确有些警探认为黑色大理花兇手有可能就是口红杀手。但不同于在现实中落网的口红杀手,游戏最后安排的兇手是一名政界要人的弟弟,因此即便菲普斯查出了兇手的身分,却被上司压了下来并要求不可走漏风声,随后还将菲普斯调任以避锋头。在虚实交错编织的剧情当中,想必黑色洛城的製作团队也藉着这个游戏的故事表达他们对于黑色大理花案真兇的想法吧。

世界上最被夸大的命案:《黑色大理花悬案》

电影资讯:

《黑色大理花悬案》(The Black Dahlia)─ Brian De Palma,2006年。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