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长辈忌讳不立遗嘱 新村屋价飙掀争产风暴

2020-06-13    收藏335
点击次数:328

【独家】长辈忌讳不立遗嘱 新村屋价飙掀争产风暴
独家报道/摄影:欧玉莲

【独家】长辈忌讳不立遗嘱 新村屋价飙掀争产风暴

随着土地价钱不断飙升,新村的地价也大涨。

为了一幢房产撕裂亲情、手足相残的情景,也许有人认为只是演戏才会有,但现实生活里,类似例子比比皆是。

森州一些新村就发生了后裔争夺祖屋的纷争,因为没有立遗嘱而上演的本地版“溏心风暴”争产纷争,让人痛心之余,也敲响警钟,提醒村民关注立遗嘱是何其重要。

毕竟,兄弟姐妹在父亲逝世后,由于没法达致协议,从口角、武斗、闹上警局、甚至最终告上法庭,连村长也被迫要上庭供证,难为的就不只是家人朋友,身边其他人也受牵连。

【独家】长辈忌讳不立遗嘱 新村屋价飙掀争产风暴

拉杭新村去年举办遗嘱法律讲座,当时村长也带出无遗嘱衍生的家庭纷争。

多数人以为,遗产多才会上演争产风波,不过随着迩来新村地价因邻近地区的发展飙涨,一幢原本毫不起眼的祖屋,随时会变成兄弟姐妹争产的目标。

过往,不少年长一辈都把“遗嘱”视为禁忌,甚至认为有诅咒的隐喻,有者则不舍得花几百令吉立遗嘱,殊不知因此埋下计时炸弹,一间小小的“村屋”,已足以让家里的兄弟姐妹陷入争产风暴。

在新村内,甚至同时有两三户兄弟与家人住在同一屋檐下,而一些兄弟住在村外,因此在双亲逝世后因没有遗嘱而掀起纠纷时,免不了成为村民茶余饭后的话题。

村委会办遗嘱讲座

此外,在新村发生争产及法律纠纷,村长就成为村民的“证人”,陷入左右为难的窘境 。

为此,一些村委会自去年开始陆续举办遗嘱法律讲座,以提高村民对遗嘱的认识,从而将家庭纠纷减至最低。

拉杭新村村长·邓金强

村长被迫上庭供证
自2015年上任以来,接获了几宗因没有立遗嘱而出现的争夺祖屋风波,因此前任村长也被迫上庭供证。
家庭纷争很难解决,因“清官难审家庭事”,尤其是有多名兄弟姐妹的家庭,更是复杂,因此受到其中一方“邀请”上庭供证时就会陷入两难,尤其和村民都是认识的,村长更必须公正,根据事实供证,不能偏帮。
村内争夺祖屋事件层出不穷,最令人痛心的是闹上法庭及断送兄弟姐妹情,因此去年尾也特别安排一场有关遗嘱的讲座会,希望能够提高村民在这方面的觉醒。
就算儿女没有争夺祖屋,不过因没立遗嘱,要进行转名手续也很麻烦,太多繁文缛节要处理。
有老一辈的村民误以为只需口头上交代遗产受益人即可,其实口说无凭,尤其是面对法律挑战的时候,白纸黑字始终最妥当。
其实,立遗嘱后也可以随时更改内容或受益人,见证人可以是村长或朋友。
拉杭新村有355间屋子,不过逾10%已无人居住,有些甚至是空地,可是却不知道是否有继承人。

万茂新村村长·陈子明

没立遗嘱转名耗时

村子确曾发生争夺父亲留下的祖屋的例子,主要是没有立遗嘱的后遗症。

我不知道村民是否有立遗嘱,不过相信立遗嘱的人数非常少,因此也计划举行有关遗产的法律讲座,以便能够把争遗产的风波减低最低。

新村有272户,大约10%无人居住,村民是以老年人为主。

没立遗嘱的话,撇开争夺祖屋的问题,其实要进行转名的手续也非常麻烦,而此问题在新村是司空见惯。好比一些新村屋还在公公名下,公公在去世后并没有转名,而随着爸爸也去世,儿女要进行转名手续时,需要耗很长的时间及跑多个部门。

吴健南:不论谁胜出打官司最终赔上亲情

执业律师吴健南感慨,近年来的确接获很多争夺财产闹上法庭的案件,也包括新村屋子,由于需要耗冗长时间处理,最终不管官司是谁胜出,赔上的肯定是兄弟姐妹之情,最终是老死不相来。

90%国人没立遗嘱

他说,根据统计,超过90%的国人均没有立遗嘱,而不到10%立遗嘱者的年龄则介于30至50岁,而立遗嘱的新村村民更加少,这主要是老一辈的人,向来希望以祖屋凝聚子孙。

“不过,现实中却衍生出意料之外的纠纷,一些孩子为争夺祖屋大打出手,通过法庭争夺拥有权等。”

他说,也有很多人以为家书或口头声明可以作为去世后遗产分配的用途,其实,中文书写的家书还是受承认,不过在法庭上,也只能属于有缺陷的遗嘱,而且必须有见证人。

“如果没有其他遗嘱作为挑战则能生效,口头声明没有法律约束力,因为无法作出证明。”

吴健南也说,遗嘱可以随着本身的意愿分配,不需咨询受益人或其他人;反之就必须动用遗产分配法令,而且遗产可能落在不是属意受益人名下,换言之就是本身放弃分配财产,由法令分配,产业或必须由多人分享。

持有人多买卖困难

“不动产持有人若超过1人,其实日后要进行任何买卖是有一定的难题,就算其中一个拥有者只持1%的拥有权,只要这人不同意,也不能够进行。

“就算计划把全部的遗产让所有孩子平分,可是没立遗嘱,一旦逝世,还是必须在分配法令下分配,如果父母建在,受益人也包括父母、配偶及孩子。”

收费便宜500元起跳立遗嘱保障长辈权益

吴建南说,遗嘱是法律文件中收费最便宜的文件,一般从500令吉起跳,面对法律挑战时有遗嘱占优势,随着时代进步,民众对立遗嘱的忌讳已大减,一如保险的进展。

“申请者去世后,亲人可到法庭进行申请执行遗嘱,如果没有遗嘱,就必须去申请两张庭令,一张是委任管理人(也可以是遗嘱受益人之一),另一张则是申请分配法令,往往一些遗产因为出现纠纷,最终白白送给政府,两败俱伤。”

他说,新村屋子其实可以直接转名免除立遗嘱的麻烦,可是转名给孩子后,很多老人就会马上失去屋子的拥有权,甚至也失去孩子们的关爱,立遗嘱则不同,因为后辈对屋子的拥有权必须是长辈去世后才生效,期间也能够更改继承人。

“此外,也有很多人误以为遗嘱打开后就失效,其实只是要保密作用,避免家人看后鸡犬不宁而已。”

没立遗嘱掀争产案例

1.爸爸去世,10个兄弟姐妹中有1人不同意屋子转到妈妈名下,而引发家庭纠纷,甚至是在祖屋内大打出手,出动锄头及巴冷刀,最终受伤而送院急救。

由家庭争产风波演变刑事案,甚至民事诉讼针对打架受伤事件进行巨款索偿。其实遗产仅是一间新村屋及一片农业地,最终争产案未处理,却进行民事诉讼案。

2.一名40多岁的商人运动时猝死,遗下妻子及分别8岁及10岁的孩子,遗产高达百万。

由于未有遗嘱,所以根据分配法令分配,可是却演变成婆婆联合其他儿女,争夺儿子留给2名孙子的二分之一财产。

死者的兄弟姐妹指这些财产并不是属于死者,而是他们一同努力打拼回来,导致家庭争产闹上法庭,而死者遗孀无法动用遗产作为生活费及孩子的教育费。

3.婆婆去世40年,孙子说婆婆当初口头承诺把新村祖屋留给他,导致家庭第三代争产,最后对簿公堂。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