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不是天生油麻菜籽命

2020-07-01    收藏943
点击次数:212

女人不是天生油麻菜籽命

亲爱的孩子:

有个朋友挖苦我:「妳晚生,如果妳女儿又晚婚的话,妳女儿结婚时,妳都八十岁了。不知道看不看得到孙子。」

好毒喔。我笑了笑说:「没关係,反正我也不想看到。」

「为什幺?」

「因为,我是不会满意的。看不到也好。」我乾脆这幺说。

他也哭笑不得。

说真的,在爸妈眼中,都会为自己的儿子、女儿加分,爸妈不可能用同样的标準为所有人的孩子评分。如果有一天妳有男朋友,我猜,我会把看男人最严苛的标準拿出来。(我本来就不是一个不挑男人的女人,我相信,在看妳的男友时,一定会比挑自己的男友挑剔。)

我常说,交过的烂男友就算了,女人的一生,难免会爱上几个人渣。对于过往恋情,或以前交往过的人渣,我很容易自我解嘲。但如果我可以许愿,我希望全世界的人渣都离妳一百公里远。

女人对自己的看法很重要。

我看过很多种男男女女的相处模式,听过成千上万个爱情故事。一个女人,如果对自己的看法不好,对身为女人的评价不高的话,很难获得真正的幸福。我看到太多女人,把幸福全丢到别人的肩膀上,把驾驭自己的缰绳交在别人手中,很轻易的牺牲自己的权利。

如果一个人对自己的看法如此卑微,别人是很难影响他的。

有位常到我们家串门子的阿姨,就是这样的人。她平时吃饭连十块钱都要省,但几十年来,总是把所有的积蓄贡献给吸金集团。她常问我,这可以投资吗?那个可以吗?就算我明白告诉她:「我跟妳保证,现在银行贷款利率不到二%,一年就能还本?铁定是诈骗集团。」她还是加入了,还企图鼓动其他人参加。果然不出我所料,该吸金集团人去楼空。这已是她人生中遭遇的第五、六个被倒闭的案子,然而她从未想过,是自己的理财观念有问题,只会怪自己运气不好。

她被倒了,心情不好,到我们家来串门子,在妳面前说,「我们女人就是油麻菜籽命了,当女人好悲哀喔。」

我轻声阻止她:「不要在我女儿面前讲这些,虽然她现在可能还听不懂。」听不懂恐怕比听得懂可怕,这叫「耳濡目染」。我想,你自己要当油麻菜籽,妳去当,可不要来影响我的孩子。没有人可以在你面前说什幺「重男轻女」。

我们家是个平等家庭,爸爸妈妈都有工作,都要负担家务与家计,共同的事共同决定,自己的事自己决定,各自有独立的帐户,一个人忙的时候,另一个人从来没有抱怨过,能够分工就分工,合作就合作。没有谁做主的问题,各司所长,比如电脑和电灯都是爸爸修的,家具和妳的衣服都是妈妈选的。

我从来不认为我是什幺飘到哪里,长到哪里,对所有不平等对待一律忍痛接受的油麻菜籽命。(话说,春收之后,兰阳平原田野里的油麻菜籽真漂亮啊,它们真是最顺服的一种植物,沃土也长,脊土也长,黄油油的一大簇,迎风微笑,只不过,分不清楚谁是谁罢了。它们确实让我想起以前的女人,墓誌铭上没有名字,只有什幺氏、什幺氏的。我的前辈作家用油麻菜来比喻传统女子,确实比拟得好。)

我不是,虽然我常在不得已时宽容接受命运安排,但是我总走在坚持自己梦想的路上,我觉得对的事,并不请求他人许可。

我尽心工作,也充实生活。我是个工作狂,工作让我开心。我并不怕人家说我是女强人;我也从不亏待自己,我对自己很好,我喜欢旅行,住很好的饭店,买好质料的东西,吃尊重食材的佳餚,我有能够品味好食物的舌头,我供养自己的种种需要。

一个对自己好的人,才能真正对别人好。一个幸福的人,才会希望周遭的人也过得幸福。这是我少年时在某本小说中读到的话。

我相信,一个好男人,是来帮女人的,而不是扯后腿的,更不是来限制妳发展的。你不是生来要为男人牺牲自己的。我并不牺牲自己,我以身作则。爸爸妈妈在不宠坏妳的理性範围内对妳很好。

我希望,爸爸妈妈不是全世界对妳最好的那个人。妳的男人也不是。

妳自己才是。

摘自《乐观的孩子才好命》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